万达平台

主页
分享互联网新闻
万达平台-国内外新闻时事,奇事,新鲜事

联系我们

这还是出自汉族知青之口。在我看来,整本小说散发的恰不是狼性,正是谄媚的“畜性”(这个词正是作者在文中形容民耕文化所用的)。对非少数民族(除个别全力全意溶入其中的知青外),全是妖魔化的嘴脸。意识形态太过明显。军代表包包顺贵更是以丑角出现,当时冒进定是有,不懂绿色逻辑也自然会有,但一定不会只如文中所述,或许是悲剧,是正剧,但决不会全是丑剧。

  整个书中全是劳动无用论(有大段成文),战争及战斗力至上,狼是完美无缺的,历史由狼改写,真理在握压抑不住的大段议论,余秋雨式的抒情,一切好的都归于草原狼的恩赐。而历史上一切都归于游牧民族,传统农耕民族苟活也是因为吸取了游牧民族的战斗精神。甚至古巴比伦、古印度、古埃及和传统中国的文明都被宣判为完全落后